• 欢迎访问:marijke-plays.com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两个寡妇玉米地玩男人」

    出云公主要出嫁了,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燕京中传开了。天龙帝国的百姓可能会不知道今年谁是新科状元,也可能不知道当朝宰相是谁,甚至可能不知道现在朝廷的年号是什幺,但绝不可能不知道出云公主是谁

      她都是帝国的骄傲,龙兴大帝对她的宠爱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赐名出云公主,不顾百官的苦谏在皇宫内苑大兴土木为她建造了出云阁。从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开始,她一直小鸟依人般侍候在父皇的身旁,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每年的赏赐多得要专门修建一座外院来堆放,据说这些都是龙兴特意为她留下来做嫁妆的。而她却每年都会把这些赏赐换成粮食接济帝国境内的穷人,引得谏官们纷纷上书指责公主市恩,龙兴皆一笑置之。

      自出云出嫁的消息正式公布的那刻起,天龙帝国的礼部尚书和内相全都鬆了一口气,他们再也不用为应付每年数以万计的王孙贵族而劳心。这些人自视甚高,偏偏一个个铁了心般在帝都安居落户,只为能时时见到这个美人,不知给他们惹了多少麻烦,三十多岁的内相为了这个头髮几年内已经全白了。几家欢喜几家忧,禁军统领已经好几天没有阖眼了,燕京各处的禁卫军已经在帝都各处守株待兔,救下了数不清的寻死觅活的求亲者。

      秦世峰是禁军中一个小小的千夫长,好几天没睡好觉的他今天接到保护公主出嫁的命令,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毕竟在燕京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动公主殿下。依祖制,公主出嫁前要移驾鹭圆,手下的士兵早已将那里的防卫工作打点得滴水不漏,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不过依他看,这几天的主要工作还是挡住那些为公主铤而走险的仰慕者。

      说起仰慕者,秦世峰自己也算是一个。九岁那年,他和哥哥一路流浪到燕京,被在外施粥的出云公主收留,哥哥因为一身好武艺做了公主的护卫,而他也成了禁卫军中的一名士兵。

      那年他只有十一岁,秦世峰永远不会忘记她那双粉雕玉琢般的小手,是它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一身白色宫装的她看起来似乎不沾人间烟火,以至于让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国,以为那个丝毫不嫌弃自己骯髒,喂自己进食的小女孩就是奶奶童话中说的仙女。和大多数帝都的平头百姓一样,他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这种仰慕是卑微的,就连想一想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和大多数帝都的平头百姓一样,秦世峰并不希望公主远嫁大唐,这也是因为十几年前的旧事,当年唐皇见到公主一时惊为天人,竟欲用九郡八十一州为聘礼欲纳七岁的出云为妃,被拒后两国险些兵戎相见。虽然很多国君都在见过出云以后做过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就连龙兴大帝当年第一次见到四岁的女儿时也有些出格的行为,不过像唐皇这样为红颜不惜一战的君王倒也少见。此次公主嫁与大唐太子,帝都很多人嘴里没说,心里却都有些担心。

      因为又远远地望见了出云公主,今天秦世峰心中有些兴奋。哥哥以前是公主的护卫,他时不时地也能见到公主。两年前他还过见私自出宫游玩的出云公主,为她把过风。更有甚者,两个人之间还有些小秘密。和两年前相比,公主的脸上少了些稚气,多了些优雅与华贵,美目顾盼之间秦世峰甚至觉得,她,似乎看到了自己。

      下午开始,一个大胆的想法一直诱惑着他,更确切的说这是他存在心中已久的念头。他想悄悄地看看公主,哪怕是一刻钟,一个背影也可以,这对负责公主安全工作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秦世峰支开几个巡逻的士兵在公主寝宫背面有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停了下来,那里有他下午巡逻时发现的一个小缝隙,透过缝隙,屋子里的情景一览无遗。

      这是!秦世峰吃惊地发现,公主的寝宫里还有一个人,那穿着龙袍的不正是出云公主的父亲,帝国的皇帝,龙兴大帝。皇上今天怎幺会在这里,秦世峰心中充满了疑问,他清楚地记得今天圣驾并未驾临鹭圆。「父皇,你看,出云今天美吗?」出云公主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般在父亲的面前转了几圈,那小女儿的神态让人怦然心动,站在外面的秦世峰觉得出云公主似乎无意间瞟了一眼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心中的狐疑更重,公主现在的样子很奇怪,转动时不经意间露出大片雪白的胸部,似乎,此时她的身上充满了挑起男人最深层慾望的东西。

      令他更难以相信的是,年过半百的皇帝陛下居然大笑着从身后抱住自己的女儿。陛下比公主高半个头左右,他低下头去嗅了嗅出云修长的颈部,脸上一脸迷醉,双手却已经毫不客气地攀上了公主胸部的凸起。端庄秀丽的出云公主并没有挣扎,只是脸上泛起了红晕,嘴中发出让所有男人都不能自已的呻吟。秦世峰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所做的已经超过了父女之间的界限。

      「父皇……」出云的脚撒娇似地跺了跺脚,藏在宽大庆装下丰满的臀部不安分地晃动,身体上的摩擦刺激着皇帝陛下的性慾。「是谁欺负我的云儿了。」陛下的声音中透出些许不容置疑的威严,一双手却加快了活动的力度。「当然是父皇你了,父皇,你顶到出云了。父皇……父皇还没有回答出云的问题,出云今天为父皇特意穿成这样,父皇也没有什幺表示。」公主的手向后伸去,隔着衣服抓住陛下作恶的龙根。

      「云儿指的是里面还是外面。」将出云的庆装轻轻向下拉下,露出她俏丽的双肩,羊脂般白皙的皮肤,尖削的锁骨,虽然龙兴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次在这个女人体内留下自己的龙子龙孙,也见过她最淫贱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吻上女儿的双肩。「出云的里面,父皇看看就知道了。」公主的呻吟已经听得很清楚,充满了挑逗的意味,秦世峰真的不敢相信他平时就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的公主会这样和一个男人说话,更何况这男人还是她的亲生父亲。

      「云儿是怎幺穿的?」龙兴吻上女儿的脖颈,两只手不老实地伸进了她的衣内。「父皇……这里是鹭圆,女儿马上就要做新娘了。」出云娇羞的声音充满了最原始的诱惑,诱导着男人产生种种荒唐联想,秦世峰甚至想,就算自己在里面也会忍不住去侵犯她。「父皇偏偏喜欢在这里检查,出云你这个骚狐狸,以为父皇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就喜欢在这种地方被干。」龙兴的双手毫不费力地打开出云上身华丽的庆装,里面只有件薄薄的纱衣,与其说是用来遮羞还不如说是诱惑男人更形象一些。一条拇指粗的红绳把她饱满的胸部绑了起来,在她胸前打了个漂亮的空心结,和她胸前两颗鲜红的樱桃相映成趣,更添了几分情趣。

      整件衣服都从身体上滑落下来,修长结实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胯下幽密的森林像毒蛇般诱惑着外面看到这一切的秦世峰,眼前,这个在自己生父面前卖弄风骚的女人是万众敬仰的出云公主。

      「云儿,你的两只手怎幺没有绑起来。」「嘻嘻,父皇是不是老糊涂了,云儿如果绑上了怎幺给父皇捶背,今天岂不是要穿帮了,出云喜欢父皇给出云上绑。」她说着两只手背到身后,龙兴毫不留情地将她两条雪白的手臂扭在一起熟练地用红绳捆住。出云配合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娇吟,显然,他们两个经常做这种事情。就连秦世峰都知道,陛下最忌讳别人说自己年迈,这种心思所有做帝王的都有。

      「你这骚狐狸,和你娘一样贱,我这就让你看看父皇是不是老了。」外面的秦世峰敏锐地发现,当龙兴提到出云的母亲时这个早已动了春情公主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龙兴把女儿的身体按到一个矮几上,掏出早已如毒龙般挺立的阳具在出云早已春水氾滥的私处研磨。

      第一次看到男女之事的秦世峰顿时心跳加速,虽然看不到出云神秘的私处此时是何种光景,但趴在几子上出云脸红得像要滴出水来,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来抒发自己的不满。「云儿,你的水真多,父皇老了没有?是父皇厉害,还是你皇兄厉害?」「当然是父皇,父皇的东西最大,搞得云儿最爽,每次都能把云儿折腾得死去活来。父皇的龙头不要乱动了,云儿快要受不了了……云儿会弄湿父皇的龙袍的,父皇,快点插死云儿吧,求你了父皇,啊……」出云大声地浪叫道,秦世峰简直不敢相信,端庄娴淑的公主殿下嘴中会吐出这种淫词浪语。

      作为一位万人敬仰的帝王,他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还有数不清的贵妇,他在每个女人身上都会多多少少地找到一些瑕疵,唯有这个匍匐在他身前的女人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尤物。她几乎全裸的身体丰满圆润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柔软的腰肢似乎盈盈只够一握,完美的曲线从她翘起的双股一直延伸到她修长的脖颈,每一寸肌肤都带给人致命的诱惑。

      似乎公主的淫浪激起了皇帝陛下隐藏在心底的兽慾,他顾不得调戏眼前娇啼着的佳人,腰部猛地发力,龙茎齐根没入女儿浑圆浑圆的双股之间。犹如久旱逢甘露,趴在矮几上早已春情萌动的出云公主发出一声婉转而悠长的娇吟。纵然心中为她的淫蕩而出离愤怒,胸膛彷彿被痛苦、不甘充满了的秦世峰,也在她这一声媚入骨髓的呻吟的诱惑下忍不住想入非非。出云美丽的脑袋也 了起来,迷离的双眼,娇豔的双唇,让屋外秦世峰甚至感到趴在矮几上翘起美臀的公主似乎正在召唤自己,轻解罗衫,共赴巫山云雨。

      他赶忙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眼前的景象又恢复到现实中,公主依然是公主,她依然像母狗般匍匐着,诱人犯罪的身体里正插着陛下粗壮的龙根。「骚货,又在想那个男人了。」似乎被公主的呻吟完全激起了心中的兽性,龙兴一只手握住出云用红绳反绑着的双臂将她赤裸的上半身拽起来,出云发出一丝更像呻吟的惊叫声,完美的上身更是完全暴露在秦世峰眼前,胸前粉红的两点随着颤动着的双乳上下跳动,像两颗诱人的红樱桃。平坦的小腹在一撮黑毛的衬托下散发出妖豔的魅力,再往下,甚至能隐约看到两人交合处淫秽的景象。

      「啪」的一声,公主殿下圆润的臀部撞上陛下的身体,满意于和出云臀部相交的温暖和滑腻,皇帝陛下老练地开始缓缓地抽动,尽情地享受这绝色尤物火热的肉体。肉体的碰撞声每一声似乎都敲在秦世峰的心头,让他彻底地疯狂。「你这骚货,真不知道李穆那个小白脸能不能满足得了你,还不知道会被你这狐狸精戴上多少顶绿帽子。」看到身前佳人扭摆着纤细的腰肢迎合着自己的冲击,龙兴大笑着说道。

      一只手狠狠地拍在出云肥嫩的俏臀上,龙根又一次狠狠地刺了进去,另一只手拉起出云赤裸的上身,让她的身体成一个性感的弓形,任由她饱满的乳房在空中晃动。

      此时的秦世峰不可遏制地想起了一个人,半年前,一个荒唐的贵族聚会。他曾远远地见到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一个时辰的时间里疯狂地和男人做爱,让他印象最深的便是女人空中晃动着的乳房还有宴会结束前后女人四肢被绑在一起吊在空中性感的肉体。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叫嫣姬,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她总是戴着一个粉红色的面具出没于贵族宴会之中充当男人的玩物。

      「啊,父皇已经给他戴上一顶了,父皇干得出云好爽,也只有父皇才能满足出云。」在龙兴抽动下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的出云浪叫道,在父亲的冲击下她已经迷失了自我,仅凭这原始的本性摇动着身体迎接父皇的抽插,阴部拚命地抽动着吮吸着刺进身体里硕大的龙根。

      秦世峰看到美丽的出云公主在她父亲一次冲刺中性感地抖动起来,俏丽的头颅高高扬起,性感的小腹似乎抽搐着要将皇帝陛下的龙根彻底吞没,充血的乳房像两个熟透了的桃子一般。

      似乎受到了刺激,陛下的身体狠狠地向前顶了几下,他把高潮中的出云按在矮几上任由她性感地在上面颤抖,缓缓地把仍坚挺着的龙根从女儿私处抽出,乳白色的液体迫不及待地从公主在这种姿势下暴露出的美穴中涌出。「啪、啪……」迷人的屁股上被拍了几下,出云睁开迷离的双眼,摇了摇性感的屁股转过身来小嘴含住了父皇布满青筋的龙根。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她的屋外有一个不速之客,而她不停收缩着的私处正对着那人,不知疲倦地向外流着淫秽的液体。

      出云发不出其他声音,她双手被捆在背后不能有任何动作,头被陛下按在胯下疯狂地上下移动,只从嘴角透出时断时续的「嗯、嗯」的声音。似乎觉得已经足够了,皇帝陛下把龙根从出云的口中抽出,轻轻地托起她的下巴,满意地看着刚才留在公主嘴中的龙子龙孙顺着她嘴角流出来。

      皇帝陛下把女儿的身体翻过来,让她躺在矮几上,又把她的双腿叠起来向两边分开,硕大的龙头迫不及待地没入她两腿之间。出云顺从地任他摆布,绑着红绳的迷人的身体慵懒地躺着,嘴中在肉棒进入的瞬间又发出一声悠长娇吟。这次他似乎并不着急,龙根缓慢地在女儿的体内移动,带出她时断时续的呻吟。渐渐地,他的幅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带动着出云的身体快速地前后移动,皇帝陛下也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又过了一会,出云性感的身体开始像筛子般抖动,嘴中发出短促的叫声,接着,两个人都像受了刺激一般抖动了一会,龙兴伏在女儿的身体上不动了。

      屋内的一对男女和屋外的秦世峰都都陷入沈默,过了好一会皇帝陛下从女儿的身体上爬了起来,收拾好身上的衣物却任由出云公主维持着两腿叉开的姿势。好整以暇地打量了下四周,他在墙壁的一个凸起处按了下,房间的地上出现一个地道的入口。「明天在凤撵上等我。」皇帝陛下在女儿分开的两腿之间轻轻地踢了踢,说道,出云性感地哼了哼,桃源入口处的水流却更加大了。

      看到陛下消失在地道深处,秦世峰恍若隔世,那烧鸡般躺在矮几上的女人在不久以前还是自己不敢仰望的存在,他觉得胸中堵得难受。

      「春兰,秋菊。」出云朝外屋叫道,一对宫装的丫鬟推门走了进来。出云此时双手被反绑着,可她们丝毫不觉得奇怪,一声不吭地走过来 了桶热水进来帮公主解开身上的束缚。「公主殿下,明天凤撵里,皇帝陛下要你绑什幺花式。」一旁的春兰冷冷地问道。「陛下他没说,你们决定吧,我累了,要早些休息。」泡在水中的出云公主答道。

      秦世峰不敢乱动,听得出来,这两个侍女绝非普通人。等到公主沐浴结束,两个人 走水桶,他才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刚沐浴完的出云公主穿着薄薄的睡衣,高耸双乳看起来就像要突破束缚一般,让秦世峰吃惊的是她居然一个劲盯着自己偷窥的缝隙。难道她发现了,秦世峰一阵心慌,却发现公主的目光散漫,似乎更像是在发呆。幸运的是她并没有发呆太久而是爬到屋子一边的大床上,娇弱的身体蜷成一团缩在一角,样子活像一只受伤的小猫。等了一炷香的时间,秦世峰看到公主并没有再动,眼睛早已合上,她居然就这样睡去了。

      出嫁的仪式不是一般的隆重,大唐派了七王爷前来迎亲,天龙的皇帝陛下也不顾群臣的苦谏违祖例送公主出嫁三百里。公主凤撵所过之处,燕京大路两旁匍匐了无数百姓。如果放在一天前,护卫在凤撵左右的秦世峰一定和帝都的百姓一样,不过今天,他看凤撵的眼神有点怪,那个叫春兰宫女的声音像魔咒一样迴响在他耳边,凤撵里的公主到底是什幺样,我们的皇帝陛下是不是也在里面……!

      早上在太庙祭祖,她的微笑依然是如此美丽和平静,可秦世峰依然从她脸上读到了一丝红晕。他还忍不住去想,在里间,我们的皇帝陛下有没有对她动手动脚,或者两个人干脆做了那种事情。秦世峰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摆脱这种要命的想法,幸运的是,送亲的队伍很快出了京城,虽然皇帝陛下仍在,毕竟公主的面见得少了很多,而且她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大多戴着面纱。

      ***    ***    ***    ***

      乳白色的一片遮蔽了天地,彷彿是一层薄薄的雾,就连远处的山水都看起来不真实起来,如果不是泥泞的官道,这景色如果搬到画上是一副绝世的水墨画也说不定。一声马嘶打破了画面的平静,转弯处一辆马车奔驰而来,车上的御者拚命的拉着缰绳,马儿半截身子在惯性的作用似乎随时都可能立起来,整辆马车轰然停了下来,隐约间一声惊呼从车内传出。

      熟悉天龙帝国军制的人很容易发现这匹喘着粗气的黑马是打着帝国军队烙印的战马,马车并不大,坚固的车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刮痕,还有淡淡的血迹附着在上面。身披玄甲的御者从从马车上跳下来,溅起的泥水让刚刚停下来的马儿不安地躁动起来。

      「公主殿下,身后追兵甚急,战马已不堪重负,还请公主殿下随为臣到林中暂避。」这御者全身上下为一身做工考究连体铁甲包裹,头戴插着红翎头盔,只露出一对眼睛,正是将公主从一群黑衣人中救出的秦世峰。此时马车停靠之处的森林与黎山相接,连绵不绝的山脉藏下两个人并不是一件难事,下了半天的雨已经小了下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请公主随为臣到林中暂避。」追兵转瞬即到,马车外的御者焦急地催促道,该不会是公主在车内有什幺损伤,时间紧迫,他已经打算强行打开车门,这时精緻的车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虽然早有準备,接到护送公主出嫁的任务之后也曾见过她很多次,这御者还是一时间愣住了。一身粉红色的宽大庆装将她妙曼的身材巧妙地遮掩起来,却更透出雍容华丽的气质,清雅的凤冠将她修长的脖颈衬托得高贵典雅。和其它女人不同,她从来没有刻意化妆,就算皇家最专业的点唇师也不敢在她面前卖弄自己的技艺,胭脂水粉只会破坏她的美得无可挑剔的容颜。

      公主出嫁时,帝都万人空巷,龙兴大帝也亲自相送几百里,直到今天早上才依依不捨地摆驾回宫,想到这里,玄甲骑士心中不由得狠狠的刺痛,两只手也不由地捏紧了,眼色複杂地看着正在喃喃自语的公主。

      「是世忠吗,你终于回来看我了。」车内的公主急切之间就想站起身来,激动之下踉跄了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坐在马车的地板上,她的脸上的欣喜和凄苦绝不似作伪,车外的男人身躯微微一滞,他很难把记忆中的公主和这几天看到的女人还有现在的公主联繫在一起,今天早上,她还……「公主说的可是秦世忠?他是家兄,为臣秦世峰,忝为殿下护卫,家兄已经为保护皇上在半年前牺牲了,为臣全家受陛下大恩必誓死保卫公主周全,还请公主随为臣到林中暂避。」秦世峰释然,哥哥世忠在去世之前一直是公主的侍卫,公主念旧也是人之常情,难道,他不知为何,心头一阵揪心的痛,自己的哥哥,隐隐地他对哥哥的死有些疑心。

      「你,你是他弟弟,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公主似乎才从